全部

原來都在成化間——尋看武漢與周口“小武漢”的歷史淵源

來源:周口日報

作者:

2020-03-09

童建軍

“武漢是一座英雄的城市”……

因為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緣故,特殊時期對武漢有了特別的關注。擔心、牽掛、祈愿和感動交織的同時,也接收和瀏覽了大量關于武漢的信息。其中一篇“武漢的自述火了,很抱歉以這種方式‘出名’”引起了筆者特別的興趣。里面有這樣一段敘述:明朝成化年間,漢水改道,我的小兒子漢口出生,“武漢三鎮”這個組合就這樣出道了,新生的漢口,很快成為萬商云集之地,與北京、蘇州、佛山并稱“天下四聚”。

之所以倍感親切和眼前一亮,是因為第一次了解到,原來“武漢三鎮”同周口三川交匯進而形成三岸鼎立的城市地理形制一樣,都是形成于明成化間呀!歷史的造化和機緣巧合使得周口同武漢有了一個自然而然的類比和觀照,“萬家燈火侔江浦,千帆云集似漢皋”,大武漢盛名遐邇,周口“小武漢”也名不虛傳呢。

武漢地處江漢平原的東部,是國家歷史文化名城,荊楚文化的重要發祥地。境內商代盤龍城遺址有3500年的歷史。從武漢的地方建制來看,是始于西漢,當時屬江夏郡。起始以來,武漢其實是兩大板塊,一個是武昌,一個是漢陽。東漢末年,在漢陽先后興建了卻月城和魯山(后為龜山)城,在武昌的蛇山修建了夏口城。三國時期,孫權以武治國而昌,在夏口城內的黃鵠磯上修筑瞭望塔,取名黃鶴樓。唐朝時期,李白在此寫下了“黃鶴樓上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的詩句,武漢因此有了江城的別稱。到了南宋,岳飛曾經在鄂州(今武昌)駐防八年,并興師北伐。元至元年間,武昌成為湖廣行省的省治。

按照中國傳統的地理方位和地名命名規則,山南水北為陽。以此來講,漢陽當在漢水以北。可是為什么變成了漢水以南呢?原來到了明成化年間,武漢的地理形制和空間格局發生了一個大的變化,起因是漢水改道。

明代成化年以前,漢水下游入江河道大體分南北兩股,與湖泊相通,處于不穩定狀態。成化初年(1465~1470年),漢水下游連年大水,終于在排沙口與郭師口之間決開一道,直接東下,僅十里水程便從龜山北沖進長江,比漢水古道縮短二分之一至四分之三。由于流程短、落差大,很快就形成了穩定的漢水入江主河道,也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漢江。漢水古道水流減弱,以致淤塞,只有琴斷小河、永濟港尚有遺存。這就是“漢水改道”。漢水改道后,漢陽城的位置也就由漢水之北變換為漢水之南 。

由于成化年間漢水改道從龜山以北匯入長江,嘉靖年間,在漢水新河道北岸(凹岸)形成新興的漢口鎮,奠定了武漢三鎮的地理基礎。之后,漢口開埠,武昌首義 ,武漢三鎮九省通衢、風起云涌,漸次成為中國的革命中心、建設中心。

看過了武漢,再回頭說一說周口。耳熟能詳的說法是,周口地處黃淮平原的東部,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發祥地之一,有“華夏先驅、九州勝跡”的美譽。周口春秋戰國時期屬于陳國,陳國一度為楚國所滅,所以又有了陳楚之說。現代學者所講的陳楚文化,也是區域文化之間碰撞、交流、融合的結果。

就周口中心城區而言,明朝以前,大多是荒村野渡。元至元年間(一說至正年間)北汝水泛濫入潁,潁水不足以容,乃開新河,也就是從漯河郾城經周口到沈丘槐店人工新開挖的沙潁河。明朝洪武初年,沙潁河北岸西老寨形成墟集,名曰永寧集,這個即是周口城市的原點。明永樂年間,沙潁河南子午街(今周口老街)設貿易市場子午集,有山西周姓移民在子午街口開設渡口,擺渡往來客商,稱為周家渡口,周口因此而得名。

需要說明的是,周口中心城區的主要水系歷史上也是多有變化。一是潁水原曾有故道,一如《淮寧縣志》載:“潁水故道經李方集又南至周家口,又南流至商水許家寨,又東南經縣境伊練集,又東南經樂嘉城北,大溵水從西來入之,又東南經項城境南頓故城北,又東流十余里與新河相互出入矣。”二是沙潁竟是新開河。沙潁河其實是周口以下潁水改道的河流,之后潁河故道逐漸淤廢,新河“轉正”,成為貫穿周口的主要河道。三是賈魯河來有變化。賈魯河的前身為鴻溝,后又稱浪蕩渠、沙水、蔡河、惠民河、小黃河等,其與潁河(沙潁河)的交口大體上有一個從東向西擺的變化,并且元時賈魯所主導的賈魯河主河道并不通過周口。明正統年間,(黃)河決滎澤孫家渡。孫家渡河經朱仙鎮至白家潭,進入扶溝縣境。明成化中,知縣李增“自呂家潭南張單口另疏新河,逶邐西南至縣東北五里許張會橋,與雙洎合流出境,繞西華三面,下至周家口入沙河,下達淮安”。“賈魯河明成化年間始通周口”由此而來。弘治間,都御史劉大夏等人再從孫家渡引黃河水東南流,由白潭入扶溝縣,接東蔡河故道,至商水縣匯潁水,稱為賈魯河。其實,這條河并非賈魯所開,但在此前,賈魯曾主持疏浚過汴、蔡等河流,后人統稱為賈魯河。

賈魯河道的疏浚使其恢復了水運功能。明成化以后,周家口三川匯流,沿河三岸鼎足之勢形成,已然有了“小武漢”的模樣。明萬歷年間,航運進一步發展,埠口逐漸增多,一些商賈大戶開設糧食、雜貨、茶麻、中藥等商鋪,商業貿易日漸繁榮,城市日漸興旺,商賈云集,桅檣樹密,周口成為淮河流域的物資集散中心。“萬家燈火侔江浦,千帆云集似漢皋(漢口的別稱)”,當時的大學士熊廷弼《過周家口》形象題詩也成為傳誦至今的佳話,而熊廷弼的家鄉正是湖廣江夏。

明末清初,漢口與北京、蘇州、佛山并稱“天下四聚”,又與朱仙鎮、景德鎮、佛山鎮同稱天下“四大名鎮”,成為“楚中第一繁盛處”。清咸豐年間,漢口被辟為對外通商口岸并正式開埠。光緒年間,漢口與漢陽城區、武昌城區統稱三鎮。而成化以后,周家口的商業日臻繁榮,到了乾隆、道光年間達到了鼎盛。全國各地的商人商幫紛至沓來,云集周口,其中久負盛名的就有湖廣的商幫和商人,并且在周家口的人口結構中,他們占相當大的比例。1760年,湖廣商人營建了湖廣會館,是周家口有名的十大會館之一,會館內有禹王宮、禹王池,其盛景“禹殿水云”名列老周口八景之一。

湖廣商人不僅在周家口開行營業,而且以漢口為中心,大力經辦與周家口之間物資轉口與交流活動,在周家口的雜貨總交易額中所占比重很大。而且之后行業經營種類從竹木擴大到糖業、紙業、運輸、戲衣制作、縫紉、煙草、照相等,比如周口的第一家照相館——華英照相館,就是當時武昌的兩個小青年王德孚、王達孚在漢口英國人開的照相館里學成技術后,于1898年慕名到周家口創業所開。

周家口原有西老寨一處。清咸豐初年創修了西寨,咸豐八年又修筑了南寨和北寨,三寨周圍十余里,寨門45座,加上大大小小的渡口20多個,周口三川交匯、三寨鼎立的城市空間格局更加顯著,儼然就是“小武漢”了。可是,寨墻森然的同時也是周家口衰落的開始,戰火頻仍使周家口頗受其亂,特別是造化弄人,光緒末年京漢鐵路通車,周口因歷史的原因與之失之交臂。而周口以西數十公里的漯河因處鐵路沿線吸引了大量商民,周口則連年生意冷落、燈火闌珊。

盡管隨著河運的衰落和鐵路的興起,周家口的商業一時式微,但其“小武漢”的聲名和影響并未就此沉寂。孫中山先生在其《建國方略》里論及洛陽至南京的鐵路時這樣寫道:“又沿大沙河之左岸,至周家口,此一大商業市鎮也”。尤其是隨著中國近代經濟的轉型,周口和武漢反而有了更緊密的聯系。周口的大量農副產品和大宗商品如糧食、芝麻、大豆、金針菜、牛羊皮、牛油、蛋產品等,通過商行流向漢口等通商口岸,再從通商口岸通過洋行出口到海外市場。而大量的機制工業品比如布匹、紙張、火柴、鐘表、染料、衣帽、日用雜貨等,則由漢口等通商口岸運到周家口,然后再由周家口銷往各地。大江大河大武漢,千帆云集周家口,在頻繁的來來往往中形成了新的市場流通格局。這些也許是經年以后,周口的荷花市場和武漢的漢正街之間商旅奔馳日夜相通時,并沒有讓人有些許的陌生感和生分感的原因吧。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當下,武漢人民和全國人民一道,正在同新冠肺炎疫情進行英勇抗爭。周口作為“小武漢”也給予了盡可能的全力支持。豈曰無衣,與子同袍。孔懷兄弟,同氣連枝。期待春暖花開、疫情散去之后,周口和武漢再續前緣,更加緊密地加強經濟社會和文化交流,“小武漢”牽手“大武漢”,共同譜寫開放合作發展的新篇章。②8

[責任編輯:牛勇威]

中華龍都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周口24小時

群英会怎么看号规律